000前尘(1 / 2)

“吱”

楚青辞伸手推开厢房的门,走了进去。

厢房里朴素雅致,窗户都关闭着,光线有些暗,里面点着清雅的熏香,扑鼻而来。

白芷、小茴香、沉香、安息香、乳香,以及……一种奇异的香味。

那是一种香甜如蜜却又夹杂着淡淡的麝香气味,难道是……

媚骨花?!

《御香谱》有云:媚骨花出自雪山高原,三年一开花,五年一结果,其花粉与沉香、安息香混合,可催发情欲,是谓“迷情香”。

楚青辞瞳孔一缩,猛地收住了步子。

她几乎在辨识出媚骨花的一瞬间就迸住呼吸,并拉上了房门,然而已经迟了。

她的心头就像是有一簇火苗“呲”的一声被点燃了,转瞬那火苗就熊熊燃烧起来,浑身的力气随之燃成了灰烬。

楚青辞倒退了两步,咬牙转身,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

这里是云门寺,今日她是随家中的长辈来寺中为曾祖父做法事的,他们楚家乃是百年簪缨世家,声名显赫,故而主持大师特意封闭了后寺只为招待楚家。

楚青辞自打出生就患有严重的心疾,两个时辰的路程令她疲惫不堪,楚太夫人怜惜孙女就让她先来寺里的厢房休息一会儿,等到法事开始前再去大殿。

万万没想到的是厢房里竟然会点着迷情香!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陷阱!

今日出行一切从简,她只带了翠生这一个贴身丫鬟,而就在刚才,翠生却说把她的护心丸落在马车上了,于是,她便让她回去取……

想来,取护心丸是假,放任她一个人走进厢房才是真!

楚青辞一边飞快地思索,一边沿着青石板小径拼命地往前奔跑,朝大殿的方向跑去。

云门寺本就以清净空幽闻名,此时后寺封闭,不见其他香客,那些僧人沙弥也多在前寺大殿准备法事,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她,什么人也没有。

幽静的青石板小径蜿蜒向前,似乎没有尽头,小径旁一片幽静的竹林在风中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

楚青辞气喘吁吁地跑过竹林,呼吸愈来愈浓重,脚下虚软无力,差点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砰砰!

她的心跳猛然加快,心如擂鼓。

糟糕,是心疾发作了!

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心口,脸色一片惨白,双腿一阵虚软,狼狈地跪倒在小径旁的假山边。

假山后,一汪清澈的湖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泛着淡蓝色的光芒,似乎在召唤着她。

砰砰砰!

她急促的心跳仿佛要从心口跳出,唇齿间的呼吸变得浓重起来,意识渐渐飘远。

恍惚间,一个清脆如黄莺的女音自假山后传来:“三姑娘,我家姑娘刚才已经去了厢房……”

是翠生!楚青辞一下子就听出了翠生的声音,而和翠生在一起的是三堂妹楚青语。难道是她们俩……

仿佛在验证她心里的猜测,楚青语温和娴雅的声音自那头响起:“翠生,再过一柱香,你就引祖母她们过去。”

伴随着二人的对话声,女子轻巧的步履声越走越近。

“是。”翠生怯怯地应道,“三姑娘,我家姑娘会不会发现……”

“不可能的。那可是‘春意香’,闻起来就与普通的安神香无异……”楚青语不紧不慢地说道,温柔的声音中却透着刺骨的冷意,“这会儿怕是‘好事’已经成了!”

楚青辞难受地紧紧捂着因为心疾而发紧的胸口。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困难,她只能艰难地以口吸气,喉间难以控制地逸出了一声痛苦的粗喘。

“谁?!”后方立即传来楚青语警觉的声音。

下一瞬,一个十三四岁身穿紫色衣裙的清丽少女从假山的另一头快步走出,正好与蜷缩在地上的楚青辞四目直视。

紫衣少女难以置信地瞳孔一缩,掩不住震惊之色,她身后的青衣小丫鬟仓皇无措地低呼出声:“姑娘……”

“为什么?!”楚青辞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两三丈的楚青语问道,她虚弱得连说话都那么吃力,不过是三个字,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停滞,又是一阵春风徐徐吹来,吹得四周的枝叶簌簌作响,春风扑面寒。

楚青语突然动了,朝楚青辞走近了半步,俯视着她,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大姐姐,反正你也活不过半年了……”

说着,楚青语的眼神变得冷,如万年寒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