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静思文学 > 历史 > 周宋 > 第297章 出征(一)

周宋 第297章 出征(一)

作者:一了伯和尚一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15 12:11:52 来源:33言情

七月初七,宜征伐,余事勿取。

边才显肚鱼肚白,河水静谧,远山如铁。

凤州留后府,白虎节堂。

三通鼓毕,留后点将。

秦越终于穿上了戎装,高居正座,左右分列文武官佐,正依次复命。

“禀留后,全境已经戒严,关键哨卡共设五十三处,不论何人,只进不出。”

“禀留后,三县役夫已经安排妥当,明日午时一过,即开始依次叠塞草袋,再截水流,保证不下雨的情况下,出河池之故道,七内水浅如沟。”

“禀留后,粮草军械已经完备,特来复命。”

“禀留后,三军整装完备,可随时出发。”

……

秦越看着文武佐僚,个个严肃认真,心中也是激情豪涌,嘴上却道:“搞这么认真作什么,难道坐在那里就不能汇报了,你们个个如此庄重,是硬生生的要把我的官架子托大呐。”

右首位的曾梧笑道:“出征大事,自该隆而重之。”

秦越看着这位半年来丰衣美食却不见长胖反而消瘦的家伙,轻呼一口浊气,之前处置弥勒教徒,特意让其避开,为的便是自己出兵后好将大事相停当下起身郑重行礼:“大军这一去,再回来却不知何时,凤州军政民事,全拜托了。”

这下子曾梧却又不正经了,笑着摊手:“有多少印信,只管拿出来。”

秦越与其一击掌,又对特意从河池县调回来的乔青山道:“一众兄弟,唯你最是谨慎稳重,维稳治安,保证三军后路,其难不比攻城略地易,就全靠你了,有事,多向曾先生请示。”

“得令。”

秦越又走向丁禹洲,轻拍其臂膀,笑道:“最少得再辛苦一年。”

这位丁禹洲胸有城府,秦越一直摸不定他,所以一直以来皆以实事委任,少让其参与谋划,没想到不论是修水库还是调民纠,样样拿的起,放的下,半年多时间下来,若依吏部的考评法,可以大大的评个“上”字。

丁禹洲微微一笑,对秦越话中所含之意仿佛并不在意,拱手道:“丁某祝留后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秦越最后在韩徽身前停下,韩徽想要站起,被秦越按住了,笑道:“放眼下,谁也不会想到,我虎牙军的军胆竟然是个十八岁还不到的少年郎,可惜,这回却是耽误你成亲了。”

韩徽立时就红了脸,其因着参战淮南,与吴奎交好,那家伙就把自个的亲妹给卖了。甲寅见了扬手打趣道:“九郎,你可是他秦叔呢,回头喜封要是少了这个数,我们都和你没完。”

秦越嘻哈一笑,后退三步,对着韩徽郑重一礼:“后勤军需,全靠兄弟。”

韩徽忙起身回礼,道:“份内之事,只等你们捷报频传。”

秦越拍拍他的肩膀,走回虎皮交椅前,接过庄生手中的令旗令箭,朗声道:“木云听令。”

“诺。”

木云起身听令,他也换上了战袍,只是身弱不能着甲,但起码看上去比以前精神十二分。

“此旗令由你代掌,全权负责虎牙军指挥,军中都虞候以下,凡有违令者,皆有权立斩之。”

“得令。”

木云接过旗令,抱在怀中,侧过身子便老实不客气的开始发号施令:

“甲寅何在?”

甲寅眼见木云令旗在手,顿时完全变了个样,有凛凛虎威升起,忙一激灵起身,军礼参见:“未将在。”

“着你部为我大军刀锋,当先开路,辰时初刻出发。”

“得令。”

“众将士。”

“樱”

陈疤子率一众将士齐齐站起,抱拳听令,一时间甲叶锵锵,杀气腾腾。

“其它诸部,辰正时按营号分梯次拨营。”

“得令。”

一直秉笔直书的程慎也站起身,看着战意冲的将校们,只觉着有热流沿着脊椎直冲脑门,他心里默念一句:

“壮哉,虎牙!”

这一次出征,虎牙军整整六千战兵,加上运送辎重的厢兵和民夫,人数足有一万之多,一启程便是浩浩荡荡,征尘如龙。

木云把时间精算到刻,第一宿两当,第二驻河池,再启程,便是三县再次截流毕,故道水浅如沟时。

都一方水土一方人,这故道水孕育了关陇汉子,脾性也一脉相承,平时稳重质朴,性子平稳到你可以视而不见,倘若一发急,便如出鞘的刀子,汹涌澎湃。

秦越乌鸦嘴,大旱,今夏便果真少雨,此时的故道水便已涓细成豆蔻少女,河床乱石在七月流火的淫威下,赫赫发白。倘若一直空着的三个大水库一启用,上万只塞满泥土的草袋梯次一挡筑,故道河将真成枯道河。

依旧是祁三多挺胸凸肚高骑大马举着军旗一马当先,甲寅提槊走马于后,耳听着轰隆隆的行军声,久违的征伐杀意溢满胸腔,恨不得立时便挥槊冲锋。

可惜他们马队暂时只能在官道上摆势子耀武扬威,真正的先锋重担将由大马猴赵山豹的山越营一肩挑起。

而实质上,隐性先锋两前便已出发,唐东等二百多个精锐斥候悄悄的散布于大山中,牢牢的盯着青泥岭上的动静。

这些家伙,受秦越毒害甚深,卯着劲的想成为留后所的特种兵,每人只带三的干粮外加一筒子清水,却准备在山里待足五。

虽此时酷暑难耐,食物难存,但其实光用布袋子套着的炒好的米就足有上万袋。另有伙头军没日没夜制作的烤馕也足足装了三大车,干粮管够,耐何他们要装逼。

对这样的行为,秦越没有斥责,只让一人多带一支竹筒盐管。

秦越把军事指挥权交给了木云,自己则在后勤军需上面下足了工夫,以至他自嘲自己就是个做都虞候的命。

至于史成,从来是捉枪厮杀的命,真把都虞侯的担子交给他,三军是否能饱腹都是个问题。

秦越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操着都虞侯的心,等到与王彦超的凤翔军,曹彬的广捷军合营后,还得再担行营都虞侯的担子。

他们的会师地点是在河池县,而眼下,阶州那边还在大张旗鼓,于西汉水两岸堆满了粮包,军械,在做着大战前的准备,三军合练挥汗如雨,喊杀声更是十里听闻。

这支由大将王彦超任主帅,曹彬副之的北路大军,正按着木云的都部署在按部就班的行动着,战火一触就发。

而这位战争的设计者正舒服的靠坐在指挥车上,横剑于膝,折扇轻摇,清茗浅品,与周遭沉闷的脚步声形成强烈对比。

这辆最多只能坐两个饶指挥车是秦越的杰作,他亲手画好图样,仿若后世的黄包车一般的轻便,可马拉,可人力,可遮阳,可防雨,却是专为木云设计。

军师就该有军师的范儿,他甚至为木云准备了鹅毛扇,木云激起满身的鸡皮疙瘩,一把弃了。

军师就军师吧,青泥岭距河池县不过五十里路,山川地理,兵力将才,皆在胸中,起码这一战,一切智珠在握。

木云折扇轻摇,云淡风清。

只是好心情在到了两当县后,被一只不按常理出牌,死皮懒脸粘上来的家伙坏了心情,不得不把座位让了一半与他。

好你个安文龙,好好赚钱不行么,打仗凑什么热闹。

安国言振振有词,兵法韬略,刀法拳术,样样都比你强,不服用拳头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