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气魄(1 / 2)

御天 流牙 1482 字 3个月前

深渊魔狱位于南元郡国境内。

魔狱深入地下百丈,如同巨兽森森巨口,要吞噬周围的一切。

狱终年无光,阴暗潮湿,越往下,光线越暗,也越寒冷,最深处更是滴水成冰,伸手不见五指,算是点燃了烛火,也给人一种萤火微光,随时都会被四周黑暗吞没的绝望感觉。

此刻,一阵尖尖细细的声音,时断时续,顺着漆黑的甬道,从魔狱最深处传来,如同野鬼夜哭,dujuan啼血,叫人毛骨悚然。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太子入主东宫,大赦天下……”

“罪囚楚言……恢复其皇子身份……远赴波斯……和亲……”

“明日启程……”

“钦此……”

念完圣旨,太监倨傲地望着面前被铁链吊起双臂的少年,皮笑肉不笑道:“殿下,真是恭喜你了,犯下谋逆大罪,本应凌迟处死,一年之后居然还能够得到赦免,你的好运,老奴可是羡慕得很呢。”

口称殿下,说是恭喜和羡慕,但是那话语的讥诮和嘲讽,却是连一个傻子都听得出来。

“哦?是吗?”黑暗之,楚言低垂着头,长发落下,遮住脸颊,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声音的发出,“我为什么谋逆,吴晓明吴公公,你不是很清楚吗?”

“你说什么?给我住口!”本名叫做吴晓明的太监,闻言脸色陡变,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起来,尖声厉喝,同时急忙朝随同前来的狱卒和侍卫望过去,生怕他们发现什么端倪。

楚言轻笑一声,淡淡开口:“我六岁入真武境一重,于青城山赤手空拳,杀死群狼二十六只,保一方百姓平安。”

“八岁入真武境二重,于落月谷内,一人一剑,灭匪寨三座,共斩杀黑风盗匪七百六十人,从此打通南元郡国西北商道,造福千家万户。”

“十一岁时候,入真武境三重,一人一枪,平定西北力巾之乱,共斩乱军三千四百一十八人,从此南元郡国再无内忧,四海升平,当年,被册封太子。”

“十四岁时候,入真武境四重,边境狼烟四起,率南元郡国虎狼之师,御敌于国门之外,夺旗斩将,后挥师北,绝境之破波斯国四路大军,杀敌三十万,后攻入波斯国都城,逼其皇帝退位,主动称臣。”

“今年我十六岁,谋逆之后,还能活着,如公公所说,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呢。”

在这期间,吴晓明苍白了脸色,无数次厉喝,让楚言住口,但是他那尖锐的喝骂,在楚言淡淡的声音和语调面前,却好似挡车的螳螂,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随着楚言的叙述,吴晓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等到楚言话音落下,囚室之内,落针可闻。

虽然他此刻依旧被铁链锁着,身穿着单薄破旧的囚服,一年的关押导致体型消瘦,但是此刻,却爆发出猛虎一般的气势,震慑得囚室之内众人动弹不得!

吴晓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眸之,尽是仓惶和慌乱,结结巴巴道:“楚言,你不要胡言乱语,以为恢复了皇子身份,我怕你,你这个以下犯,作乱谋反,淫乱宫廷的……”

吴晓明色厉内荏的话语还没有讲完,之前一直垂着头的楚言,陡然之间,抬头朝他望去。

一双眼眸,亮如星,深如夜,刹那之间,竟然仿佛照亮了这魔狱最深处的囚笼一般。

那眼神,似刀锋迫喉,一瞬之间,让吴晓明几乎喘不过气来。

恐惧瞬息之间,化作无的森寒,如闪电一般,噼里啪啦,顺着吴晓明的脊椎骨爬去,吓得他全身血液凝固,手脚冰凉。

“我万民拥戴,朝臣皆服,军声望无人能及,早被册封太子,这皇位早晚是我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要在大军得胜,班师回朝的庆功宴杀君弑父,谋朝篡位。吴晓明,这其缘由,你难道不清楚吗!”

最后一句,已经不是疑问,而是厉喝,如若春雷炸响,一瞬之间,震得吴晓明和在场众人,耳嗡嗡,精神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