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军工科技 止天戈 2020-08-05

撕……疼!

“别动,一个大男生,还怕疼吗?”站在他面前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护士扶着他的头道。

“轻点,真的很疼。”吴浩缩了缩头吸溜道。

“忍着点,我正在用碘伏给你清创呢。你再动的话,我就换酒精了啊。”女护士用力扶住他的头威胁道。

听到女护士的话,吴浩不敢乱动了。宁可得罪小人,不要得罪医生,尤其是女医生。否则,恐怕有的苦头吃了。

感受着女护士正拿着捏着碘伏棉球在他头顶上的伤口上来回摩擦,吴浩有种想死的冲动。

好吧,这个比喻有些夸张,但吴浩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丝酸爽从自己头顶伤口处一直蔓延到自己脑子里面。

或许豆腐脑除了甜的和咸的,还可能有酸的。

呸呸,我怎么又想起豆腐脑了呢。看来是嘴欠的了,今天去餐厅一定去吃一碗辣的。

“好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他,听到女护士的话随即站了起来,看着这位正在收拾医疗器具的女医生道:“谢谢。”

“坐下,还要给打破伤风疫苗呢。”女护士拿起扬声训道。

看着女医生手中拿起一支细长的蓝色针管,吴浩不由的咽了咽唾沫道:“不用打针了吧,不就是被冰雹砸破了头嘛。”

“你伤的是脑袋,马虎不得。谁知道那冰雹干净不干净,万一有什么细菌病毒感染了怎么办。”女护士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摆弄着自己的针管。

看着针头上喷出的液体,吴浩不由吞了一口唾沫:“还要做皮试吗?”

“打一针安全,看看你是否对疫苗过敏。”说着女护士,拿着用棉球擦了擦他的手臂,然后将针头贴着他的皮肤慢慢的插了进去。

撕……

“一个大男人,还怕打针。”女护士露出嘲笑的神情道。

对此,吴浩摇了摇头道:“打针我当然不怕,我怕的是你拿着针管在我面前晃悠。”

“等十五分钟,我来看结果。”说完这个女护士端起托盘走了出去。

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吴浩感受着自己脑袋和手臂上的疼痛,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想今天一天,他也真够倒霉的。早上喝水被呛着,中午吃饭咬着舌头了。这好不容易晚上了,却不想哪来的一阵邪风夹杂着冰雹就向他砸了下来。

看来,他真的要去庙里拜拜了,消消灾请个护身符什么的。对了,管冰雹的是哪路神仙来着,我去找他谈谈。

趴下,脱裤子。

那个,我好像伤的是头?

我知道,把裤子脱了。

哦,好。

谁让你全脱了,脱一半,把屁股露出来就行了。

撕……轻点,疼!

叫什么叫,打个针至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