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头跟医生(1 / 2)

李泽道是被脸颊处传来的疼痛感给刺激醒的,迷糊中他感觉到有一只强有力的手狠狠的在他的左脸上抽了下。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被眼前强烈的灯光给刺得不得不再次把眼睛闭上。

“这是在哪里?”李泽道在心里想道,“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他又迫不及待的把眼睛睁开了,他需要寻找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是灯光,很刺眼的那种灯,就如同自己在医院里头见过的那种架在手术台上面的手术灯似的,以至于李泽道的眼睛再次微微眯了下,而且周围的装饰也跟医院里头的那种病房很像……自己这是在医院?

“只是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

正当李泽道这么想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极为浑浊的阴沉的散发出极为邪恶的气息的却又在对他微笑的眼睛!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只饿得皮包骨的狼在面对一堆新鲜的嫩肉,就好像一个好长一段时间没碰女人的老色鬼在面对着一个绝色美女似的。

而被这种眼神盯着,李泽道的身体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于是下意识的要挣扎一下的,却是愕然的发现自己却是躺在一张铺着白被单的床上的,最关键的事情是,自己的手跟脚竟然被手铐牢牢的铐在了床上。

“你醒了?”男子主动出声说道,声音极度的尖锐,就好像是一把刀子似的。

男子身材高且瘦,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头发上有着用肉眼可以看到的油腻,可想而知他已然好久没洗头发了,身上套着一件白大褂,一副落魄医生模样的打扮。

“你……是谁?”李泽道眼里流露出惶恐出声问道。

他觉得很渴,喉咙干得都快冒出火来了,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似的!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喝没喝水,而是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医生他到底想做什么。

从他的眼神中,李泽道看到了那种所谓的“贪婪”!当一个男人用这种眼神看着你的时候,李泽道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于是,李泽道莫名的菊花一紧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

“我是医生。”医生说道。

“……”

李泽道觉得这个眼前这个家伙在当他是白痴!

虽然他每次考试都稳稳的霸占着年级倒数第一的位置,无论是谁,都没办法把他从这个位置上给捅下来,但是李泽道觉得这并不能代表他就是一个白痴……他只是在学习方面上没有天赋,如此而已!

“医生,别跟这小子废话了,赶紧做实验吧,我还等着看实验成果呢。”一道阴森森的冷笑声响起。

李泽道闻言斜着眼睛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一旁的一张椅子上,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极为富态,脑袋上一根毛都没有的老头正坐在那里,那张脸堆满了笑意,就好像是米勒佛似的。

下一秒,李泽道的眼睛猛然睁大了,已然一脸活见鬼的表情:“是……是你?”

“是我。”老头嘿嘿冷笑着说道。

李泽道一脸的凌乱:“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么?你不是跟我说你能救我父亲吗?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个地方来?”

“对不起,我骗你了。”老头一脸歉意的说道。

“……”李泽道已然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疼得他差点窒息。

虽然他学习不好,但是他却是有着一颗自认为很是善良的心,他不偷不抢不漂不赌的,偶尔还化身成雷锋扶老奶奶过马路的……这么如此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如此倒霉的碰到这么一个如此敢于承认自己错误的老头呢?

李泽道原本是跪在天桥上的,并且还在他面前放了一个海碗,海碗下面压着一张大纸张,纸上面书写着这么几个大字:求助,急需一大笔钱救治我病重的父亲,来日做牛做马必将报答,万分感谢!

只不过跪了大半天的,那个海碗里头只有一枚在中午那炎阳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发亮的一块钱钢!

李泽道却是脖子僵硬无比,脑袋更是有着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那张被晒得通红的脸上更是有着层缜密的细汗的,嘴唇发紫干裂的,后背更是早已经湿透了。他只觉得自己好热,好晕,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就好像随时都会失去知觉似的。

而就在这时,李泽道听到了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的声音:“百善孝为先啊,在这种浮躁道德缺失的年代里,像你这种人已然不多了,难得难得……小伙子,你让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