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拖他下水(1 / 2)

“哈哈哈……”

卧室里,周姨一头雾水的看着床上笑到来回打滚的顾榕,一时间有点懵。

“少夫人,你刚才不是还头晕吗?”

黎岁秋笑得岔气了,直呼痛痛痛。缓和了下才坐直身子说:“周姨,我没事,不过是陪某些人演戏罢了。”

“谁让她们说你,欺负咱们。”她牙痒痒的说道。

“那你就让园丁端着粪料去赶人?”周姨明白过来,同时也无奈的笑笑,“顾家母女虽说过分了点,但终究是少夫人的娘家人。”

“快打住,这样的娘家人我是高攀不起,巴不得把榨干旁人再送去见阎王爷,我可不敢跟她们母女姐妹的称呼。”

黎岁秋一点没说假话,她回忆起了关于顾榕过往所有的记忆,被生父当成利益工具,继母百般羞辱打骂人,妹妹又恨不得她死。

她重生到这副身体上时,还以为顾榕是作死故意吸引御词千的注意,却没想到原来是她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才选择了自杀。

于是叹息的说:“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另一边,书房里气氛沉闷。御词千指尖在桌角上轻叩,若有所思的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顾榕,还是顾榕吗?

助手川泽敲门进来,小心翼翼的说:“总裁,老夫人来电了,说让您请顾家长辈吃饭赔罪。”

他脸上露出愠怒之色,这顾榕倒是算计的准,皮球踢到他这里,让他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总裁?是不是找个由头推掉?”

“不用。你订好餐厅然后通知顾家。”他倒是想推,真推脱后自家老太太估摸就该犯病了。

不知礼数,不尊长辈,想活活气死她。老太太要说什么话御词千都能倒背如流了。

他发愁的揉揉眉心,换了件衬衫去了客卧。

刚走到门前,就听到里面传出亲热的话语声,是顾榕和周姨聊甚欢,从虚掩着的门缝里看去,她小鸟儿般依偎在靠在周姨怀里,像是对着妈咪撒娇的女儿。

这一幕,看得御词千心口火气竟一点点烟消云散了。

他眉眼一皱,随即摸出手机来发了条简讯给顾榕,通知她晚上聚餐的事。

“叮咚”

黎岁秋摸出手机,瞧一眼脸上的笑意都泯灭了大半。这顾家人真是块难啃的骨头,撵出去不过几个小时,耳旁风就吹到了远在澳大利亚度假的御老太太耳朵里!

她有点憋闷的将手机扔在床另一边,脑袋埋进周姨怀里,嗔怪的埋怨着:“我怎么倒霉呀,分明是她们欺负人,现在却要我们陪着,算怎么回事啊!”

周姨安慰的说:“去吧,晚上回来我给你煲汤喝。”

“还是周姨对我最好啦,爱你呦。”

两人乐呵的笑成一团。

门外,御词千眼眸也温润了起来,像是被炙热的火融了一点眼底的冰凌,嘴角挂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转身离开。

……

傍晚,秋后橘红的晚霞映了半边天空。川泽定了本市最大的高空餐厅,全玻璃式的用餐体验。

这似乎有点刻意捉弄的意味,因为顾家人几乎每个人都有点恐高。

八点过几分时,御词千和黎岁秋来了。宽敞豪华的餐厅被包了场倒是显得有点空旷,最靠边的位置一张最大的餐桌坐着一对局促不安的母女。

秦敏时不时看一眼脚下,顾沅紧张的压根就不低头。一小时前,母女俩站在御宅别墅区外委屈憋闷的打远洋电话,诉苦般狠狠告了一状,这才有机会坐在这里,重谈融资的事。

黎岁秋冷哼一声,也不打招呼挑了最靠边的位置坐下,全把两人当成空气。

“我喜欢这里,不知道安排的秦阿姨喜欢吗?”御词千一如既往的冰冷生疏,生人勿近。

“词千啊,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还叫阿姨呢?应该跟着榕儿改口叫我妈咪才对呀。”秦敏笑容可掬的说。

“姐夫,你坐我边上吧。”顾沅在御词千面前表现的分外殷勤,擦拭餐具,摆放餐布,笑脸相迎,还有意无意将深V的衣裙领口拉低许多,好露出她诱人的事业线,生怕御词千看不到似的。

黎岁秋看一眼都觉得好笑,闷哼一声:“呵,饺子垫。”

顾沅脸色当场就变,想反驳却碍着御词千在场而不好发作。一脸憋屈不爽的模样让黎岁秋看着倒是分外舒心。

“姐夫,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点啊?”顾沅有意坐过去,竟然用胸刻意触碰御词千的手肘,惹的他眉心紧皱,一瞬脸就耷拉了。

“离我远一点,我对香水过敏。”他薄唇轻启,吐出拒绝的字眼,不自觉身子朝另外一边靠了靠,恰好距离黎岁秋近了一点。

秦敏脸色尴尬,转移话题说:“老太太什么时候回国?”